看书啦 > 网游动漫 > 问道章 >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夜袭

问道章由看书啦(m.kanshulaxs.com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
    “大战之后,必有凶年!”
    姜宝将一具尸首掩埋,叹息地说着。
    他与程金都是五毒精兵,又是五毒都中的军官,此时整个五毒营都被段玉派出来,焚烧敌人尸首,掩埋骨灰。
    这却是因为五毒营的体质过人,不惧疫病的缘故。
    当然,还有采集凶戾尸病之气,为日后炼制威力更大的杀伤性武器做储备,就不足为外人道了。
    “凶年不凶年的不知道,但这片土地得了这许多滋养,来年肯定是一片大大的肥田……”
    程金嘴里叼着草棍,接口道。
    在他背后,还有一个巨大的漆黑葫芦,里面摇曳有声,似乎十分沉重。
    就在五毒营归营之后,立即就有传令兵前来:“君上有命,全军进发,直指舒鲍封邑!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云中六年,四月,舒宗城。
    伴随着前线战报源源不断送来,曲易、白芷等封君的嘴巴慢慢张大:“什么?曲胥君领三千兵,大破群舒六千联军?”
    “曲胥君以舒鲍君为人质,杀入了舒鲍封邑?”
    “舒鲍城不战而降?曲胥君缴获无算?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这一条条消息,令原本就嫉妒不已的曲易、朱鸢封君,眼睛都有些红了。
    他们只是想借助曲胥之力,为自己谋取利益,还有趁机消耗对方。
    但料不到,对方不仅没有多少消耗,还连连得利,让他们如何能忍?
    “六千联军一朝覆灭,两舒封邑几乎再无可御敌之兵,势如破竹却是正常,最令本君诧异的,还是曲胥君于平原列阵,堂堂正正地击败了六千联军!”
    白芷封君却是注意到了别处。
    因为他自问纵然自家军队齐出,也做不到这个战果。
    心中对于曲胥大军的评价,却是不断上升。
    对方既然能灭了六千大军,那若是反目,击败他们这三家联军,似乎并无多少困难。
    一念至此,心中不由苦笑:‘似乎是开门揖盗了……’
    顿了顿,看向曲易、朱鸢两位封君,问着:“二位君上,如之奈何?”
    这就是问接下来该如何做。
    夺了一座城池,还有周围的乡村可以劫掠,实际上这三家联军同样获得了多年未曾有过的收获。
    但人心不足,看到段玉的收获,他们的贪婪被刺激得更加厉害。
    “自然是速速出兵,前往舒巢了!”
    朱鸢封君立即道:“一战群舒灭,浦上诸侯必闻风丧胆,除了芝城外再无一战之力,我意,大军直扑舒巢,攻下此城!”
    听闻段玉兵锋犀利,他也不愿与对方正面为敌。
    而舒巢君虽然逃回,损兵折将却是事实,说不定大军过境,狐假虎威,就能说得对方不战而降呢!
    到时候,就是巨大的收获了。
    虽然此举有抢夺友军战利品之嫌,但四家封君本来就勾心斗角,却是根本不算什么。
    而且舒巢既已被打断脊梁骨,又十分富裕,不趁着曲胥君搜刮舒鲍之地的机会,去那狠狠捞上一票,更待何时呢?
    封君们趋利避害的性格,在此时展露无遗。
    首先是曲易君,忍耐不住,率先兵发舒巢,旋即朱鸢君紧随其后。
    到了最后,就连白芷君,也忍不住派出一千人,加入了这场盛宴。
    他倒还算老成,知道无论如何必须守住舒宗城,如此才可高枕无忧,进能得这一邑之地,退也可保后路安稳。
    而这一支三家联军进入舒巢之后,立即就犹如蝗虫过境一般,奸淫掳掠,烧杀抢夺,无恶不作。
    即使是最为睿智的白芷君,也不觉得自己能保住这里的土地,自然是打了狠狠抢一把就走的心思,于是命军卒放手大掠,不禁烧杀,完全就是要将舒巢变成一片白地的架势。
    只是他们没有发现,伴随着手下士卒行囊越来越臃肿,甚至军营中都藏了女子之后,不仅行军速度,连军纪也不可避免地松弛下去。
    而在舒巢之地,乡野密林之中,仇恨的目光越发汇聚,几乎形成一把大火,要将他们焚烧殆尽。
    四月十五,三家联军杀至舒巢城下。
    舒启面颊消瘦,眼袋漆黑,与之前潇洒倜傥的模样相比几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望着城下烽烟,几乎是泪流满面:“治军无道,惨败于敌,致使封邑遭掠,我有愧也!”
    城下,使者耀武扬威,大声命令着投降:“尔兵不满五百,还不投降,城破之时,必玉石俱焚!”
    “主君,万万降不得!”
    一个封臣连忙进谏:“这三家封君贪婪,一路杀我子民,烧我房屋,焚我庄稼,此仇不共戴天!”
    “此辈若豺狼,一旦入城,必生灵涂炭啊!”
    &nbs
    p;联军暴虐之名早已传出,满城国人誓死不降,甚至主动动员,青壮上城墙御敌。
    舒启见着这一幕,只觉血气上涌,大声道:“封君守国门!本君得王上册命,必誓死不降,与敌人周旋到底!”
    ……
    与此同时,舒鲍城内。
    舞乐升平,美酒珍馐,鼓乐齐鸣。
    段玉端坐主位,正在款待舒鲍君舒让。
    这莽汉当初不知死活,挡在龙蛇营兵锋之前,被秦飞鱼一枪挑飞。
    所幸体格强壮,身上铠甲甚厚,再加上一点运气,没有在冲锋中被践踏而死,得到了段玉救治。
    只是段玉救他也没安什么好心,随后就以他为人质,逼开了舒鲍城邑的大门,来了个鸠巢雀占。
    这位封君数代的积累,大量美玉珍珠,金银古玩,府库内的存粮,乃至兵器盔甲,都成了段玉囊中之物。
    舒让是个蛮汉,之前还想仗着勇力,挟持段玉逃走来着,被段玉亲手收拾了几顿,终于认识到彼此间的差距,老实下来。
    一曲即毕,段玉挥挥手,让舞姬与乐班下去,举杯敬酒:“能有此胜,乃诸位之功也!饮胜!”
    “臣等不敢,这都是主公英明神武之故!”
    底下臣子一饮而尽,只有舒让,觉得嘴里很不是滋味。
    “之前有军报,朱鸢、曲易三家联军攻打舒巢城,不克!舒让你如何看?”
    段玉却没有准备放过他的意思,直接问着。
    “浦西诸侯,除了君上之外,尽皆土鸡瓦狗尔!”
    舒让很是不屑地道,若给他遇到的是另外一家军队,或许就不会有着如此惨败,奈何时也命也,遇到克星,算他倒霉。
    “此时浦上,哪里还有援军呢?”
    段玉又继续问着。
    舒让脖子一梗,却是沉默下来。
    浦西诸侯来势汹汹,在大败群舒的威吓之下,那些小邑之主连守着自家城池都来不及,哪里还有胆出兵?
    唯一的指望,就是这些吴越人主动退去,又或者芝城白罗来援了。
    这时候,秦飞鱼就说着:“芝城乃南句州大城,有民万户,驻军上万,白罗也是南楚大将,精于用兵!不可不防!”
    相比于吴越而言,南楚的将门世家就多了。
    其中最出名的,就是白氏与项氏。
    这白罗便是白氏之人,正经的将门出身,有着传承,初出仕就为校尉,讨伐贼匪数千得胜,没几年就积功为将,外放一方领兵五千,满足了兵家晋升的条件。
    可以说,绝对是天生的高富帅模版,令秦飞鱼都看得有些羡慕嫉妒。
    将门虎子出身,只要有着资质,表现出才干,那道天堑就可越过,此时的白罗,起码也是武道一重、军气灌体的大将,又掌握大量上古战争秘术,十分不好对付。
    “芝城乃南楚要害,此人八成不会出城与我等野战……”
    段玉略有些遗憾。
    这白罗,掌握对吴越最后防线,必沉稳厚重,不是施展什么计谋就能诓出来的。
    否则的话,芝城若失,南句便无险可守,楚国也向吴越打开大门,后果不堪设想。
    若自己是白罗,也得防备着这一支浦西联军不过是诱饵,后面还有吴越大军陷阱的可能。
    反正国界这边的诸侯封君连年征战不断,纵然失去些人口土地,将来未必不可夺回,但若失了芝城,才是万死莫赎!
    这也是因为楚国内乱,无法合力。
    否则首先浦西诸侯就不敢策划这次入侵,而白罗也肯定敢于出击。
    纵然失败,丢了芝城,后方也有主君亲率数十万大军而来,有何惧也?
    但此时,实在是时运不济,勇将难伸。
    突然,堂外有武嵇求见:“主君!有快马急报!”
    “念!”
    段玉心头萦绕着某种预感,直接令着。
    “喏!”武嵇行了一礼,旋即大声念着:“四月二十五日,曲易、朱鸢联军久攻舒巢不下,士气涣散,夜,有陶邑兵卒偷营,城内响应,被两面夹击,遂大败……”
    “果是废物!”
    段玉不屑地撇撇嘴,望着舒让。
    这货也有些尴尬,他刚刚说浦上诸君不敢冒犯,立即就来了一个陶君打脸。
    “陶君,何人也?”段玉却不以为意,问着。
    “陶君,陶邑之君也,擅货殖,有私兵千五百之数……”
    舒让下意识地回答。
    在他看来,那个家伙更似一个商贾,何时有了这等勇气了?
    “一千五百兵卒配合城中国人袭营……四五千兵卒就这样败了?”
    秦飞鱼听了,连连摇头:“竖子不足与谋!”

看书啦(m.kanshulaxs.com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问道章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kanshulaxs.com